| 加入桌面
 
 
當前位置: 江門企業網 » 資訊 » 創業新聞 » 共青團服務青年“雙創”不是一道偽命題

共青團服務青年“雙創”不是一道偽命題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7-04-06  來源:江門企業網  瀏覽次數:71

 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,會覺得山西創業者的項目總會與煤炭沾邊,甚至有些“土氣”。而這一回,他們的項目有些“驚艷”。

  “你們家的機器人,咋能貼著玻璃走了?”問句的最后一個字讀音向上一提,現場一位觀眾帶著山西口音問參展企業。“是了,這只是我們一款產品……”趙秀斌回答,他是山西嘉世達機器人技術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。

  都說這幾年生意不好做,這家公司卻“反彈琵琶”,2012年成立公司開店銷售機器人,2013年實現100萬元銷售額,之后采用加盟模式,現在全國有150家連鎖店。有錢了就更闊氣了,今年他們已經相中了幾家科技企業,準備收購企業來抓住核心技術。

  在輿論場上,有這樣一種觀點,認為共青團組織不必服務青年創新創業,只要對青年進行思想引導就行。這樣的觀點能否成立,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帶你逛逛2016國際創新創業博覽會找答案。

  回國創業青年:“被視察”不等于“被騷擾”

  只要在展覽間隙,仇小野就拿著公司的宣傳冊走到其他展位上,雙手遞給別人,同時介紹起自己的項目。在參加博覽會之前,他加印了宣傳冊,展覽第二天,他就發了100份。別以為他是普通推銷員,他是一名倫敦大學學院的高材生——計算機專業碩士畢業生,代表團湖南省委參加本屆創博會。

  他給記者一張名片,上面寫著副總經理,“我老婆是總經理,她是湖南人,我是寧夏人,我和她在英國認識,回到長沙一起創業。誰主導都無所謂,只要她開心就行。”

  在朋友的眼中,1988年出生的仇小野和妻子是創業者中的“神雕俠侶”。在國外的時候,妻子喜歡在淘寶上買衣服,從國內轉寄到國外,經常拿到手了才發現衣服尺寸不合適。他經過了簡單的市場調查,發現這是網購衣服的“痛點”,于是萌生了做一款手機試衣軟件的想法。

  妻子負責算法,他負責寫代碼,兩人在回國之前就已經開始準備。去年年底,他們來到長沙,沒有選擇去大公司上班,也沒有考慮考公務員,而是選擇了長沙智能制造研究總院孵化平臺,成立了湖南蘇科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打算直接創業。

  站在素色的背景前,只要拍上3張圖片,輸入身高體重,這款軟件就可以算出人體的立體數據。同時,根據商家提供的衣服版樣,采集了數據之后,就可以模擬出衣服穿在身上的效果,還可以與設計師在線交流。“只要不是高級定制,像日常的T恤、大衣和襯衫都是可以的。”他介紹,這款軟件已完成內測。

  從“夫妻檔”到公司有20人,這一年仇小野感覺變化很大,今年7月,他們公司融到第一筆風投1000萬元。下一步,如何推廣軟件,他覺得不僅燒錢而且“燒腦”。

  “團組織推薦我過來的,他們改變了我。”他本科和碩士都在國外留學,剛回國時,有些不適應,身為理科男的他,介紹產品都緊張得打磕巴。

  一次,團組織帶著很多年輕人參觀了他們的項目,覺得非常有趣。到后來,團組織把他們的項目當作固定“景點”。一來二去參觀多了,聯系也就頻繁了,“想不到團組織這么務實,幫我對接投資人,還給我對接政府部門”。

  相比于國外,他感覺到國內的創業氛圍更濃。他也去過國外一些孵化器,但是發現提供的資源非常有限,除了參加比賽之外融資并不容易,在國內對接資源比較簡單。

  “在國外創業比較簡單,只要做好項目演示就可以給別人講明白,國內創業人脈就顯得很關鍵,有時候我們獲得人脈比找資金更難。”他經常跟著團組織參加周末的爬岳麓山活動,可以認識很多創業小伙伴,不至于創業“太孤單”。

  本土創業者:“被關心”不等于“被干預”

  45歲的楊建波投入到90后創業者李翔的“麾下”,“我看重的就是他創業比較踏實。”在山西團組織的一場創業培訓班上,前者結識了后者。這一次,楊建波帶著“龍翔科技”產的固定翼無人機參加本屆創博會。

  “這款固定翼無人機,如果用電池能續航一個小時,旋翼的只有二三十分鐘的續航。”楊建波說,他們生產的無人機可以巡查高壓線和交通情況。這款飛機已經成為“山西特產”了,從研發到生產已經實現本地化。

  山西青年創業園·青創眾幫運營負責人王少鵬是一名老團干,他向記者介紹:“‘龍翔科技’是山西省‘青創板’敲鑼上市之后,第一家獲得融資的企業,獲得3000萬元。”

  從今年9月,山西省推出“青創板”。只要有合適的項目,團山西省委就推薦創業項目參與評選,一旦通過可以在股權交易市場掛牌,同時還幫助創業者對接風投資源。對接成功后,股權交易市場也能獲取相應的利益。

  來參加創博會之前,他剛剛參與了今年最后一次專家評審委員會會議。創業者要想掛牌,必須通過“大考”:團山西省委、省金融辦等12家廳局級單位和山西證券、山證基金、山西省創業投資基金等證券投資機構參加評審會。

  他說:“56家申報企業資料初步篩選后,47家企業進入評審環節,42家企業最終通過審核。”

  在他看來,服務山西的青年創業者,并不代表團組織違背市場規律,“青創板”完全按照市場的方式扶持創業。共青團組織的作用是整合各個部門的資源,對創業項目進行背書。

  70后范春潮帶著公司的十幾個90后年輕人進行創業,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在團云南省委的展區見到了他,打著領帶,穿著西裝,正在給來往的參觀者介紹自己的打印機。

  他搬來了兩個人才能抬得動的3D打印機,在小石板上打印有凹凸感的照片,甚至還能打印出逼真的油畫。如果換上食品打印材料,還能在一杯咖啡上打印出一張可以食用的照片。3天時間,他在創博會上一共預訂出6臺打印機,臨近參展結束時,他都沒舍得收攤。

  “十幾年前,我是云南鎮雄縣一個鄉里的團委書記,我決定辭職走出大山看一看。”他在深圳扛過鋼管,也在工廠打過工,但創業是他一直想干的事情。他通過鉆研,自己能獨立找到打印馬克杯的配方,如今他手上握有18項專利。

  “我已經回到云南創業了,昆明高新區的團組織看到我的項目不錯,給我免費提供各600平方米的辦公場地和展覽廳。”這些年團組織的變化讓他很驚訝,“以前我只是按部就班做工作,現在的團組織打破了條條框框幫助青年創新創業,通過服務來引導青年。”

  企業創業者:“被鼓勵”不等于“被付出”

  “你們這個是干什么用的?”“我們的設備是鍋爐配套的燃燒器,它可以保證燃燒后的尾氣中氮氧化物的排放。”在團北京市委的展區,只要有人來詢問,胡夢捷就站起來,給對方介紹自己的產品。

  他是北京節能技術檢測中心(以下簡稱“節能中心”)雙創團隊的成員,這家企業曾與傳統污染型煤炭企業有關,如今卻“改行”做起了環保產業。

  正常的空氣中,70%以上都是氮氣,傳統燃燒器由于局部高溫的存在,極易在鍋爐高溫高壓的作用下,將空氣中的氮氣與氧氣結合,形成氮氧化物,霧霾中就含有大量的這類物質,甚至還會導致酸雨。“減少這一物質方法很簡單——降低鍋爐的燃燒溫度。”1990年出生的小伙子何磊,指著現場的一套設備說。

  傳統的燃氣鍋爐,是通過噴射火焰的方式進行燃燒加熱,就會產生出氮氧化物大約200毫克每立方米。這一團隊消化國外技術,對傳統鍋爐進行改造,采用金屬纖維表面燒頭以及自主研發的混風結構,只要燃燒充分,從局部1200攝氏度,降低到850攝氏度,該物質就能降低到大約30毫克每立方米。

  降低溫度的同時,還要保證鍋爐的熱效率,這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問題,他們通過反復試驗——熱效率降低了1%,對生產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,他們還自主研發了幾代產品,更加適合中國的鍋爐結構。

  “我們的企業不是在吃老本,一直鼓勵年輕人內部創新創業。”何磊從中國礦業大學畢業之后,就來到了該企業工作,他現在是節能中心雙創團隊成員,平時周末也很少休息,“也沒人讓我們加班,最主要的就是覺得自己做的事情還很有意義”。

  這群小伙子僅用4個月就完成了350臺燃燒器,銷售額達到5000萬元,京能集團團組織發現這群小伙伴很有創意,為了留住人才,這家單位準備啟動相應的獎勵機制,考慮根據科研專利啟動股份試點。

  “對于我們來說,立足本職崗位創新,不僅實現了理想,也有期待。”負責節能中心雙創團隊市場拓展的常偉會對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說。

  在他看來:“團組織發現了我們,給我們參加創博會的機會,就是對我們很大的鼓勵,感覺年輕人在單位被重視,我們所做的事情別人都看得見,有時候并不在乎收入是否增加,這是對年輕人的一種認可。”

  團干部:“思想引領”與“雙創”并不矛盾

  社會上有一種觀點,共青團組織沒有必要服務青年雙創。還有另一種觀點,認為共青團組織的思想引領工作與雙創工作會有矛盾。

  作為團上海市委青年創新創業項目組組長,胡喆帶著上海的創業者參加了本屆創博會。在他看來,雙創背后實際上是給年輕人提供上升的通道,這些年輕人具有很強的先進性,很多人都是青年領袖。作為團組織首先要解決年輕人的“痛點”,給他們提供服務,才能影響他們,才能讓他們跟著團組織走。

  “團組織服務青年雙創很實在,上海團組織有創業英才班,一些創業者經過培訓之后,與團組織產生了很深的感情。”他說,很多創業者都很“孤獨”,有時候不被別人理解,團組織搭建平臺和他們一起成長,雙創服務與思想引領并不矛盾。

  從事多年服務青年雙創工作的陳建霖,是廣州市青年創業服務中心主任。他認為:“思想引領是全團工作的主線,而創新創業是這一時代的主題。思想引領工作是共青團的首要任務,也是共青團區別于其他群團組織的優勢。服務創新創業首先就是在對青年進行價值觀的引領。”

  他表示,在國家“雙創”戰略背景下,鼓勵青年創新創業,就是強調青年干事業,積極鼓勵通過實際行動獲取利益和實現人生價值的行為。這既不同于單純的創新,也不同于單純的創業。

  90后宋文集是廣州市青年創業服務中心工作人員,他直言:“現在的年輕人不容易被‘忽悠’,要讓他們跟著團組織走,一定要讓年輕人覺得跟著團組織有前途。團組織服務青年水平如何,創業青年會用腳投票,高低立判。團組織的姿態,應該大大方方和創業者談一場‘戀愛’。”

  “我們做引導青年比較實在,群團改革之后,專門成立了青年創新創業項目組。”團上海市委青年創新創業項目組成員戴兵介紹,今年在上海舉辦的全國“創青春”(商工組)的比賽中,他們沒有用路演模式,而是采用“創交會模式”,通過展覽讓創業者與孵化器、投資者找到彼此。上海團組織還與市委組織部聯合,用四五個周末,給創業者進行實打實的培訓。

  陳建霖指出,目前,廣州團組織圍繞“創業意識——創新創意——創業項目——孵化服務——成果產出——交流推廣”的全鏈條為青年打造綜合性創業服務平臺,從“思想、技能和理論的培訓提升”“創新創業項目展示交流”到“創業市場資源的要素對接”,有效鏈接政府、聯系社會。

  他認為:“這些工作豐富了服務青年創業的內涵,增強了團組織的社會職能,體現了樞紐型組織的政府職能,也順應了共青團組織改革和轉型的時代需要,有著豐富的思想內涵。”

分享與收藏: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: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熱點文章
 
2019全年金言猜特码